X.蒾﹕囄¨

谢谢你们不给我放弃的机会

silverring:

是的我又要开始在LOFTER上瞎写什么大鸡汤了,受不了就出门右拐吧,要么就直接在下面留言跟我说,我这个人最讨厌背地里偷奸耍滑的人了,有啥出来正面杠好不好。这本来就是我的心情日记,仅图嘴快,爽完就删,有些人爱看不看的。




今年年初就在我准备离开北京前,我刚交了《魔王X勇者》(下简称魔勇)的短篇,按理来说交稿应该是一件很让人兴奋的事情,每次发完稿子我肯定都要缠着编辑问啥时候刊登的,可是只有这次我还没等上刊发布,编辑问我以后还要不要继续画漫画的时候,我非常消极的回答:




我不知道我以后还画不画漫画了。




因为这时候我家里出现了一些问题,我急需要钱,也因为钱的关系,画漫画这件原本在我心目中是最快乐的事情变得异常痛苦和压抑,年初的时候我一咬牙还回头问了几家之前拒绝掉的公司还招不招人,当他们问我为什么校招的时候不参加时,我甚至开始后悔自己毕业后居然没找工作,居然浪费了半年的时间那在自以为是地孤芳自赏,少画点漫画多画点外包说不定我现在也能过得轻松点。我开始觉得自己荒废了很多美好的时间、虚度光阴,我甚至开始后悔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选择,痛恨自己,感觉自己都出社会了这么大的人怎么还成天喜欢做白日梦,应该赶紧接受现实,该干嘛干嘛去。




而且当时疯狂被退稿的我已经把这个短篇作为最后一次抛砖了。我总是喜欢给自己的不成功找借口,而这次如果去了受众那么广的杂志依旧无果的话,我就再也找不到允许自己不争气的理由了。




结果离开北京前的一个晚上,一个近乎是生死之交的朋友主动给我打了一通宵的电话。


我本来是打算跟他在北京见最后一面的,可是他正好出门在外有点事赶不回来,所以最后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进行了告别。


也许是因为这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太压抑,不知道为什么我跟他谈话既不高兴也不悲伤,他为什么我照实回答,他为我着急我却无法理解不以为然。




而那时候我在电话里听到他说过最多的就是这一句话:


“不要放弃,你要撑着,你还没等到有结果的时候,你怎么能这么快就放弃了?你应该再等等。”


可是那时候我无法理解他的用意,我说我家里还有事,我等不了,我必须回去然后找工作上班糊口。




接着他问我,那你还画漫画不?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问题以前别人问我的时候我会特别高兴理所当然地说当然画啊,不然我做什么?


可是如今面对一个从来毫无隐瞒无话不谈的朋友却说:我也不知道,我先走一步,你别等我了。




我老家是在一个特别乡下环境很糟糕的地方,我在老家人际关系不是很好,实话说,回家后我变得比北京更加不愿意出门了。如果说我在北京的时候虽然房租很高,朋友都住得很远,只能一个月见几次面,但我好歹偶尔还算是能找朋友出来吃吃喝喝,再不高兴回房间玩玩玩具看看漫画洗个热水澡做个梦就成了。可是我回老家到老家后手机上连一个可以约出来见面的朋友的联系方式都没有,再加上那种老鼠蟑螂满天飞的生活环境,简直时刻在提醒我自己人穷就少发梦,早点看清楚自己是什么料子然后接受现实吧。




接着我开始整个人都变得很消极,我开始觉得自己过去的生活过得实在是太败坏奢侈了,我开始觉得奖杯和原稿都太重了放在家里简直占地方,而我打开书房,看着满柜子的那些奖状看起来就像是废纸一样,而且特别讽刺,拿得奖杯再多,我的人生还是那么糟糕,毫无变化一无所有,除了卡里的钱,我觉得其他东西都可以扔掉,反正眼不见心不烦。




接着我就五月病爆发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觉得自己简直不能更糟糕更堕落了,不仅浪费了自己和家里人很多钱很多时间,自己身处环境那么糟糕竟然还不想出去工作,像我这种人,应该千刀万剁。




更可笑的是当我拿起已经差不多一年半没有打开过的DS准备玩起两年前让我断手后颓废了半年的便利店DS最后一关,我还担心通关后我拿什么游戏杀时间时,老天直接把我卡带弄坏了,我再也读取不了游戏,我疯了般上网找游戏玩,手游也好网游也好甚至单机游戏也可以,只要能让我杀时间的都可以,可是每个游戏我还进去不到5分钟就退了,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反反复复对着一个电脑进了又退进了又退。




然后电脑就像是跳闸断电一般死机了。




我吓坏了,于是我重新开机后再也没有玩游戏了,但是我也没打开网页,我就是新建了一个画布,我想涂鸦,但是我发现我什么都不想画,或者说,我是可以不想画画也去画的,但我不知道我该干嘛。




后来我QQ响了,米拉特别高兴地跟我说日本某网站跟他达成合作了,以后可以去日本卖本子。我完全没听出他的意思,当时特别消极的我觉得有关漫画的一切东西都离我特别远,根本就不属于我这个世界的吧,接着他跟我说之前帮我出的漫画卖去台湾了还完售了。我愣了一下,问了一下出售数据,我感到了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是接下来他向我约双语版本的个人志,由于我当时真的非常急需钱,所以我二话不说就把所有未授权并付有日文版本的稿子全授权了过去,而更不可思议的是,他跟我讲我可以赚到的那笔数字时我直接愣住了,他直接在现实资金上帮我解决了我家里绝大部分事情,我可能画一辈子短篇都赚不了那么多钱,而且他听完我家里的情况后竟然接受开卖前预付大部分稿费,我完全没想到我之前所浪费时间创作的作品,无论在精神上或者金钱上竟然是一笔如此巨大的财富,这让我找回了活在梦里的感觉。




我当时为了锻炼自己挑战极限突破自我画《魔王不死传说》,特别选了个最不擅长的题材去写,用的是我一辈子都没用过最大画布的B4,600分辨率,磨了快半年的故事脚本人设,用的是比《纯白的鹿角》那会儿60页砍一半高压缩叙述方式更复杂的双主角叙述方式去分镜(也就是一篇故事可以当两篇看),加上勾线差不多花了一年半,画完双线故事之后再画单线的故事的确是轻松了很多,至少也更加明白了如何更简练地传达自己的思想,而故事中哪些该拿哪些该放,比如后来就试图只用分镜不用逻辑去叙述故事《公交车格斗事件》,发布后反应也是大好评转发上千,然后我用这个新发现去创作了魔勇逗得大家发笑。但这个挑战自己的试验品出来后根本就没人要,我去投稿的日本杂志编辑唯一一次联系我也是问我家住地址在哪里,他要退稿。我觉得自己飞蛾扑火,说是一厢情愿却永不后悔却又在没有结果后悔断肠。说实话我本身就是个没啥毅力的人,被这么一来二去的折腾,我真的很想放弃,结果米拉居然没有给我放弃的机会,我为了报答他,不等六月份截稿,立刻打开电脑修起图来。因为这篇漫画原文是日文版,要出双语得重新弄成中文,然而我看着自己画的图,打开原文脚本镶嵌的时候却有一种觉得这些文字都不是我能写得下来的感觉,所以修稿子的时候居然不争气地哭了一遍,我让大家去追梦,我自己却睡醒了,我让大家去坚持,我自己却这么快就放弃了。




一般来说我画完漫画后过了一年都会觉得特别黑历史不想拿出来给大家看,但是这篇却没有因为技术上的笨拙而觉得不值得拿出来分享。也许正是因为这是我少有的完全将自己想说的话毫无保留地画出来的漫画吧,就算我现在技术更成熟,但再给我一次机会自由创作我也编不出这样的故事了。那个时候毫无顾忌一股脑子只想着创作的我真的很帅,我现在跟他比真是逊色多了。




很神奇的是找回了做梦感觉的我居然开始慢慢治好了五月病,我竟然开始又变得每天都想画画,画到手疼的时候才劝自己去睡觉。我觉得我很像一条还活着的咸鱼,现实是沙滩,梦想是大海,脱了水还是会忍不住想动弹两下,不喜欢晒太阳。




就在我期待快点画完本子封面的时候,好事接二连三的来了,当时连我自己投稿都快忘了结果的魔勇竟被突然告知会立刻上刊,我从来没试过今天QQ说上刊,下周就有杂志看那么速度的惊喜。我从来没亲自完全负责过彩漫,说实话当时前辈和编辑们都给我打好了预防针,因为稍显逊色的画面可能会让一大部分读者错过阅读内容的机会,也让我别抱太大期望。说实话,我过去都有很严重的刊前综合症,这次反而没有,很淡定,根本也没把刊登当一回事,结果开卖第二天蜂拥而至的读者留言,着实让我的脸辣辣的,我觉得自己很糟糕,在漫画里叫大家前行迷茫了累了的时候记得回头看一下那么多支持你的粉丝,自己却一头扎进深渊里面头也不回的。太不应该了。幸好你们人多力量大,不然我一个人,真的没办法无法悬崖勒马。谢谢你们不给我放弃的机会,不然魔勇就真的会成为我最后一篇漫画了。




后来,杂志刊登的时候,挚友又来问我了,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他所说再等一等,不要放弃的含义。我觉得自己很羞愧,我身边有那么多那么好的朋友,我却自己不管他们一意孤行先走了。




他后来又问我还画漫画不?我非常诚实地回答他,家里事情还没解决,啥时候继续画我也还真不知道。




但我肯定还是要画的。


因为《魔王X勇者》的下一话,我已经开始写了。

木棉绘画工坊:

这半年来工作室已经有十三位小伙伴了,也画了几十本书,给自己点个赞,继续努力

二蛋:

今年画的东西挺少的,折腾忙碌有得有失。明年想试着多出门走走,挺怕在人多的地方拿笔的,有人看着就好紧张,速写一直很烂。今年几乎都是用水彩,也想尝试新的风格。

And-X:

人们总是想要付出少许而得到远超付出的收获。

尸人广场:

Foo Fighters

有了FF天黑都不怕♪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
一步一步似爪牙♪
似魔鬼的步伐♬

PX

冇小雨:

送自己白兔糖祝自己生日快乐!今年的生日愿望(希望全世界都喜欢我)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๑Ő௰Ő๑)

S-Lpis:

一张新画附上gif过程图和画的细节;(原图来自摄影师:' 薛小白儿 '的摄影作品)